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达珍  

2006-08-28 23:3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珍是西藏一个民间藏戏团的演员,认识达珍是去西藏采访的时候。

  一天中午,我在宾馆的窗前看西藏的天和天上的云,无意中发现在院子的一个角落有一群人,手里拿着一些道具,有牦牛头,装满青稞的斗,以及雪白的哈达。

  我突然意识到,他们是西藏的民间藏戏团。赶快拿着相机下楼。最先和我打招呼的是一位女子,20岁左右。她告诉我她叫达珍。达珍笑声爽朗,我问她话,她更多地是用笑来回答我。

  后来我知道,达珍是他们藏戏团里为数不多会说汉话的人。

  达珍吸鼻烟,她让我试,我试了一下,笨拙的动作又让她笑了半天。

  达珍告诉我,他们来宾馆,是应宾馆的邀请,来这里用藏族最高的礼节来欢迎一批前来入住的贵宾。十几分钟的演出,他们每个人可以挣到20元钱。

  后来和达珍聊熟了,她告诉我,他们每天6点多都要到一个专门接待外宾的酒店去演出,让我有时间的话去看看。我当天下午就去了,去的时候正看见达珍在台上表演,但她唱的不是藏戏,而是《两只蝴蝶》。达珍的声音很好听,我想,如果有机会的话,她肯定会成为超级女声的冠军。

  后来我发现,达珍虽然是藏戏团的演员,但她根本不会唱藏戏。藏戏是我国最古老的一种民间戏剧,现在好多戏种已开始失传。

  因为高原反应和当地官员懒散的工作态度,在西藏的采访有些闲适。没事的时候,我就去看达珍的表演。我给戏团的人拍了好多照片,并在拉萨冲洗了送给他们。慢慢地,我和这帮人混了个脸熟。每次我去看戏(更多地是去看达珍),他们都会让我和他们一起在酒店里混吃。

  戏团的女团长叫什么桑,人很好,问我有没有老婆。我说没有,她就开玩笑说,让我娶达珍做老婆。我说可以呀。坐在旁边的达珍听见了,脸上有些红晕。我想,这句话如果放在内地,谁都知道这是一句玩笑话,我也认为问我话的团长是开玩笑,但我发现达珍好像当成真的。

  有一天,我去采访一个年长的藏戏团演员,达珍给我当翻译。达珍的汉语水平很差,差得就像我说英语一样。这种翻译给采访造成的难度可想而知。

  我曾给达珍打过一次电话,接电话的是她的母亲。她母亲接到电话,对我说了一通藏语,我听不懂,但能感觉到她并不高兴我的电话。后来我听达珍说,她母亲对她管得很严,男的给她打电话都会受到她母亲的训斥,那天我打电话时她去和一帮年轻人玩牌喝茶。

  达珍家在拉萨市的近郊,隔河可以看见布达拉宫。为了采访一下藏戏团的日常生活,我去了达珍所在的村子。那是一个很安静的村子,最大的声音来自狗。

  达珍带我去了几个演员的家,这些演员平日在家都要干很多的家务。一条河从村子里穿过,达珍哼着小调,和我走在雪山下的河边,那是让我难忘的一段路。

  后来达珍让我去她家,我有些害怕,主要是害怕她的母亲。硬着头皮进了达珍的家,她的母亲是有些体型发胖,外形让我想起一个词:凶神恶煞。我叫了一声阿姨,但我估计她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出乎意料的是,达珍的母亲对我很热情,倒了酥油茶,还端来几个烤土豆。达珍有一个姨,嫁给了一个山东人,汉语说得比较好,刚好那两天回娘家。

  达珍的姨问我家在哪里,我说是西安,她说她知道,回家时路过。接着她又问,我愿意娶一个藏族的姑娘吗。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我的沉默和尴尬似乎引起了她的误解,她以为我是羞于回答这个问题,而羞涩就意味着愿意。接着她说,达珍很调皮。还问我家穷不穷,我一月能挣多少钱。

  我清楚我该岔开这个话题了。

  离开西藏的前一天,我特意去酒店找了一下达珍。我把那几天拍的图片全部给她冲洗出来,还把我和她的合影送了她一张。我告诉达珍,我第二天就要走了,达珍听了,还是很爽朗的笑。

  团长什么桑问说,我什么时候还能去西藏,并说希望我以后去西藏的时候,再去找他们。我说我肯定会去找他们的,但我知道,一个内地人并不是有很多去西藏的机会的。

  走的时候,我突然问达珍,达珍在汉语里的意思是什么。达珍说,是月亮升起的时候。

  后来,当飞往西安的飞机从贡嘎机场起飞的时候,我真的看到了月亮,挂在雪山之巅。虽然那是白天,我感觉她离我是那么的近,举手可得。

  后来,我曾想给达珍打电话,但我害怕是她的母亲接电话,我害怕她问我,我什么时候准备再去西藏。即使是用我无法听懂的藏语。我也曾想给达珍写一封信,但一想,她根本不认识汉字。

  再后来,无论是在西安著名的钟楼广场,还是上海的华甸园宾馆,抑或是采访途中,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月亮升起时的景像。高楼和灰尘挡住了遥远的地平线。

  再后来,我还碰到了许多说要嫁给我的女孩,我也一个接一个地说可以。这样轻佻和随意的话语,甚至连邻座的人也不会在意。我知道,这样的话,她们会说给所有的男生。我还知道,在这样的都市里,这样的话是最大的一个谎言。她们边说,边和我讨论着超女或者车子或者出国,或者用艳丽的手机给别人发着短信。

  我也再没有见过达珍。

  评论这张
 
阅读(104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