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那一天,我丢了爸爸  

2014-01-06 17:3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抚慰战争创伤,倡导人性关怀。如果您愿意参与老兵回家公益活动,请点击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关爱老兵公益店”,或发邮件至:service@szlongyue.org,或致电18274970815。】

那一天,我丢了爸爸 - 孙春龙 - 孙春龙的博客

生不能相见,死时,但愿可以重逢。

 

想念父亲时,胡爱保就在心里学着他的宁波口音,说一声“你过来”。那时,父亲仿佛就在眼前。

小时候,父亲经常微笑着对她说这句话。当她走过去,父亲会伸出一只大手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

胡爱保所说的这位父亲,其实是她的继父。

胡爱保的家乡在缅甸密支那,她有一个缅甸名字叫夯摆。如果不是那场战争,她的命运则会是另外一种场景。

根据大致推算,胡爱保觉得自己应该出生在1935年,在她六岁那年,亲生父亲外出打工再未回家。为了维生,母亲带着她在密支那飞机场附近卖水果。

在此期间,母亲认识了一位在飞机场工作的工程师,来自中国浙江的宁波市。这位名叫胡明芳的中国人,不久后成了胡爱保的继父,她的名字也因此改为胡爱保。再后来,她又有了一位同母异父的弟弟,名叫胡福娣。

1942年初,日军攻陷缅甸。随着日军不停北上,那段幸福而又相对安稳的日子再次被打破。一天晚上,继父带着他们坐上一辆黑色小轿车,撤往中国境内。胡爱保一家到了云南后,又经过贵州,到达广西桂林。

但没多久,新的逃亡又开始了。1944年,日本军队入侵桂林。在枪炮声中,胡爱保一家再次坐上火车,离开桂林。火车到了一个叫金城江的地方(现属广西河池市)时,空袭警报突然响了,日军的飞机已经飞临上空,火车上的人四外逃散。胡爱保一家也随着人群开始逃亡。

胡爱保回忆,因为走了整整一天,大家都很饿,继父就让他们等着,他去找点吃的。一直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见到继父回来。焦急的母亲让她坐在行李箱上,背着弟弟去找他。

母亲走了没多长时间,一大批难民拥了过来,有人对着胡爱保喊:小孩,赶快跑吧,日本人来了,见人就杀。一位好心人走过来,拽起胡爱保的手就走。

那一走,她再也没有见过继父、母亲和弟弟。

和亲人失散后,胡爱保跟着难民一直逃到贵州,最后嫁给一名铁路兵,落户湖南。无论走到哪里,她都不忘打探父亲的消息。

2008年,滞留缅甸密支那的老兵李锡全回湖南时,胡爱保上前抱住这位老人,失声痛哭。后来,她当着李锡全的面唱起小时候学的一首歌《四季歌》,随同李锡全回家的女婿听了,告诉她那是一首缅甸的傣族歌曲,胡爱保这才知道,她是缅甸的傣族。

那一天,我丢了爸爸 - 孙春龙 - 孙春龙的博客  

20136月,我和同事专程前往湖南长沙的暮云镇,找到胡爱保的家,希望能获得更多线索,帮她寻找父亲。她的女儿韦荣菊听完我们的意图,一脸悲伤地说:你们为什么不早来,我的母亲已经在一年前去世了。

生不能相见,死时,但愿可以重逢。

 


  评论这张
 
阅读(8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