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谁是哪个从废墟中抱起孩子的人   

2013-05-06 12:0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是哪个从废墟中抱起孩子的人

    一

    雅安地震发生的第二天,我收一个群发的短信,一位已经堵在灾区路上的志愿者用奉劝的口吻说,前往灾区救援的人太多,敬请大家不要再盲目前往灾区。我回短信,你能不能撤回来。对方没有回复。
    地震过去已经半个月了,但是关于灾区救援的争论仍然余震不断,质疑与反驳,已经演变成泼妇式的骂街。
    5年前,汶川地震发生时,我作为记者在第一时间赶往灾区采访,乘坐直升飞机到了一个偏远的村子。那时,我大义凛然,因为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任务是去采访。我想,如果有人压在废墟下,我一定冲在最前面,不怕牺牲,即使用手刨,也要把他从废墟中抱出来。失望的是,走遍了整个村子,没有找到一个压在废墟下的人。
    后来,我终于发现有一只被关在猪圈里的猪,被饿得嗷嗷直叫,我立马上前,费了很大的力气,把堵在猪圈口的石块搬开,看着那头猪欢快地一路小跑绝尘而去,我心里终于有了很大的安慰。
    就在这时,我听到远方一位大伯很气恼地大喊:是哪个王八蛋又把我家的猪放跑了!

    二

    每次地震,新闻中出现最感人的镜头,是那个孩子又被在废墟中救了出来,第一个救出孩子的人,会成为英雄。甚至有人会把别人救出的孩子抱过来,拍张照片,作为炫耀。
    几乎每一个人,都想成为那个从废墟抱出孩子的人。其实,那个从废墟中抱出孩子的人,就是我们内心和人性中的魔。
    5年前,我发起“老兵回家”活动,每次去接老兵回家,我都会只身前往,并且用微博直播老兵回家的全程,在微博上,我收获了很多的赞誉和感动,我也为此感到洋洋得意,且乐此不疲,几年来,有30多位流落异国他乡的老兵与亲人团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甚至以这个数字为荣。直到2011年我转身公益,并且在这条路上碰得头破血流时,有一天,当我再一次谈到这个数字,我突然惶恐不安,再也不是荣耀,反倒是深深的遗憾和自责:如果5年前,我能深切领会公益的基本常识,能发动更多的资源和力量深度参与到“老兵回家”的公益活动中,我们接回来的老兵,可能会是300位。
    这种自责至今让我难以释怀。我们是去做公益,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虚荣和安慰。
 
    三

    痛定思痛,成立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时,我们明确方向:通过打造并支持志愿者组织的团队和系统建设,汇聚各方人力、财力资源,为抗战老兵提供物质援助和精神抚慰并重的立体关怀。简而言之,就是支持那些愿意去帮助老兵的人或组织,除过把募捐到的钱交给他们去送给老兵外,还为他们提供一定的经费支持。
    效果立竿见影,有越来越多的老兵得到了帮助。当然,也会面临很多的困难,或者承受很多的质疑。
    更多的捐助者,更愿意把自己的钱用到老兵身上,哪怕是捐再多也愿意,但是对于志愿者的补贴,鲜有支持。
    几乎每一个人,都想关注那个废墟中的孩子!因为只有关注他,才会成为官方的典型、媒体的焦点或者满足自己的内心。这也是整个社会的土壤和价值取向。
    当然,也有让人欣慰的事情,前一久一位上海的捐助者主动提出,他的捐助里面,有25%可以用于管理费用。看到他在捐款栏里的备注,我不禁眼热。在很多人眼里,公益就是去奉献,管理费被叫作提成,被异化为敛财。
    公益人士,志愿者,捐助者,都需要成长。那个从废墟中抱起孩子的人,和远在千里之外默默无闻为灾区搬运货物的人,都是同样且同等需要我们致敬的人。

    四

    从一家泱泱大刊的记者转身公益时,我曾经很受伤。从强势媒体人转为边缘的公益人,地位的悬殊会产生很多心理上的失落。尤其是在受到质疑的时候,经常会很委屈:我是来奉献的,你怎么还指责我。
    后来有一位资深的公益前辈告诫我,你要放下身段,忘记自己曾经是一名很NB的记者,你就会不会再受伤了。这种痛苦的过程经历了很长时间,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在给别人介绍自己时,不再提及曾经的身份,那时起,也再很少会有委屈。内心的卑微,反倒让我有了更多的自信。
    我不是来奉献的。
    不过,有很多人不是这么认为。自从做了公益之后,朋友聚会,我再也没有机会去买单。他们会说,你做公益,怎么能让你掏钱。言语中,我似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另类。当然,我也欣然接受,尤其是这个抢着买单或许会被砍的时代。
    所以,当我说我有薪水的时候,有些人也会转变对我的看法。
    公益界的举步维艰,不是因为郭美美,是我们每一个人对公益的认知。公益人经常被定位为疯子,是因为我们把他逼成疯子,这个救助别人的群体,已经沦落为被救助者。
    我们群起对着红会喊“滚”,我们似乎站在了道德的高地上,其实还应该“滚”的是自以为是的自己,就如同那个把灾民的猪放跑的“王八蛋”。
    红会的重生,不仅仅是红会团队自身的救赎,还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反思。   

    五

    街头耍猴卖艺的人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道出了公益的真谛:去做自己能做的事情,重在参与,合作和协力。
    回看整个公益圈,我们连个耍猴的都不如。
    纵观整个公益界的争论,我们不难发现,最终都是把好人和坏人作为标准在证明公益行为的对与错,各自的拥趸者也分别站队,形成类似文革的批斗和揭发。最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句话是:红会也有好人。这也是我们所接受的正规教育的遗毒,我们很长时间都在用好人和坏人来作为人类的分界线,而忘记了公益的使命本身。
    雅安地震,参与的基金会都在微博上不停地秀着不停增长的捐款数额,如同军备竞赛,看不到半点合作。
    雅安地震之后,有人嘲弄,如果向新朋友介绍自己,不说自己是做公益的,都感觉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当一个职业被“时尚”的时候,离死也就不远了。
    5年前的汶川地震,中国人的爱心被深度挖掘,被认为是中国公益界的启蒙;5年后的雅安地震,衍生出这么多的争吵,其实也是我们的成长,当然,前提是争吵需要演变为反思,如果仅仅以骂街收场,以好人战胜坏人,则又是一个轮回,其结果,也只是“王八蛋”和“乌龟蛋”的区别。
    质疑应有边界,但被质疑者所要做的,不仅仅是自证清白,更需要做的应该是反思,这也是对质疑最有价值的回应,再有力的自证都会显得苍白。质疑有理,反思则会让我们成长;质疑无厘头或者是造谣,终究有一天,他们会自己扇自己的脸。当然,也包括那些自己给自己站队在旁边起哄的人。
    自然灾难终究会过去,人性的灾难才是最大的敌人。
    如果下一场灾难来临,公知和五毛,红会和壹基金,政府和民间,能携力互补,能战胜人性中的魔,那么,就会有更多废墟中的孩子被救起,或许,这才是公民社会到来的前兆。
    或许,这也只是梦呓。

  评论这张
 
阅读(4743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