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流落缅甸的老兵张家长去世  

2010-07-26 09:2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落缅甸的老兵张家长去世 - 孙春龙 - 孙春龙的博客

     生活在缅甸曼德勒的老兵张家长于7月23日去世,以下文字,是我即将出版的《异域1945》(流落缅甸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回国寻亲纪实)中关于他的描述。在去年组织老兵回国时,张先生曾因“不想潦倒地回去”而放弃了参与,今年3月,他又托缅甸的朋友告诉我,希望能回到广东海丰老家。原本打算9月天气转凉时接他回家,没想到,他再也回不了家了。

    老兵张家长一路走好。

 


    坐在位于缅甸曼德勒35条街的经营布匹的自家店铺门口,老兵张家长左胳膊上的刺青十分醒目。上面刺的是他的傣文名字。在缅甸的傣族中,有把自己的名字刻在胳膊上的风俗。
    “都是为了活下去。”张家长解释说。抗日战争结束后,张家长留在了曼德勒经商,为了能申请到缅甸的身份证,在别人的指点下,他临时认了一位傣族人为父亲,并依傣族的风俗习惯在胳膊上刺上自己傣文名字,然后到当地移民局,称他小时候因家庭生活困难,被卖给一个中国人,现在回来认亲。
    “好多在缅甸的远征军都是采用这样的方式拿到了缅甸的身份证,要不你寸步难行,很难活得下去。”张家长说。
    同样,当年去当兵也是为了活下去。家在广东海丰的张家长兄弟三人,因为家里穷得实在揭不开锅了,他和两个哥哥商量,家里兄弟多,生活太困难,必须有一个人外出逃生,因此他准备去当兵。那是在1943年,张家长刚刚18岁。
    当兵后的张家长被分配至预备二师,且和韩天海在同一个团,“有一次一位战友中枪,血就像水管漏了似地往外冒。”
    1988年,张家长到中缅边境的云南畹町看望几个当年的战友,战友告诉他,中国的领导人邓小平还是非常开明的,国民党老兵回国再后不会受到限制和迫害了。
    听了这话,张家长立即收拾好行李,几经辗转之后,终于回到了广东海丰。当他的哥哥见到他时,激动地说:“你当年说出去逃生,没想到一去这么多年,走了这么远。”
    不过,张家长依然能感觉到异样:“有个老同学,见了我扭过头不敢认,生怕我会连累到他。”
    在曼德勒街头开着布店的张家长,已经完全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的兄弟姐妹,有在台湾的,有在香港的,也有在大陆的,他们生活都不错,经常说让我去他们那里住,但我不愿意去。”
    张家长说,他是广东海丰张氏家族的第12代人,而如今他成了第一代人,是缅甸曼德勒张氏家族的第一代人,他对孩子们最大的期望就是“要懂得说中国话”。来自广东海丰的张氏家庭在曼德勒已经繁衍到了第四代,人丁兴旺。这让我再一次想起台湾作家杨明的那句话,“所谓的故乡不过是我们祖先漂泊旅程落脚的最后一站”,毫无疑问,像所有的老兵一样,张家长的后代已经把缅甸当作了自己的家乡,中国对他们来说只是另一个异域。
    当然,作为祖先的“第一代”,也必须承受孤单和焦虑。这种文化割裂所带来的孤单,我几乎在每一个流落缅甸的老兵以及华侨身上都能体会得到。当年流落此地时,因为身份的窘敝,这些老兵大多是娶了当地的傣族为妻,子女也多以缅语为主。入乡随俗的老兵,也只能放弃自己的母语,这种言语上的寂寞所带来的酸楚,几人能知。

  评论这张
 
阅读(421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