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流落缅甸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回国寻亲纪实(连载11)  

2010-05-25 14:2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落缅甸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回国寻亲纪实(连载11) - 孙春龙 - 孙春龙的博客

 杨建达在向我唱《松花江上》

十一


        在长沙与F公司商谈的时候,湖南卫视、《潇湘晨报》等多家湖南当地的媒体已经知晓此事,开始介入连续性的报道。帮助老兵回家这项活动之所以能顺利进行且持续开展下去,和我的同行们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
        9月4日,我和F公司的两位主管来到密支那。
        这一次去密支那之前遇到了一些意外,我们三人抵达云南腾冲的当天,腾密公路发生大段的山体滑坡,因为还在雨季,清理工作异常缓慢,施工方传过来的消息称,要修好路至少需要一个星期。无奈之下,我再次求助云南省公安系统的朋友李小云,热心的李小云大姐帮我们和德宏州公安局进行了沟通,最终让我们绕道盈江县出境。
        当天晚上,我们找到李锡全家的时候,他没有在。给我们带路的华侨董宝印说,肯定是去邻居家看电视了。果不其然,没几分钟,李锡全回来时,一问,果真是到邻居家去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李锡全家也有一台小的黑白电视,但之所以去邻居家,是因为邻居家有卫星接收器,“可以看到中国的电视。”
        李锡全并没有认出我,但他一见我们的面,就打问孙记者是哪位。得知是我时,他伸出两只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满脸笑容。我从来没有见过李锡全笑得这么灿烂,我也突然发现,李锡全的精神状况比我上次见的时候要好很多。这也让F公司的两位主管放下心来,毕竟是如此高龄的一位老人,而且是跨越国界的一次活动,如果出了差错可能就会演变为外交事件。
        F公司的一位主管就是湖南桃源人,他用桃源话和李锡全交流,李锡全答得自如。让这位主管感叹的是,李锡全的家乡话说得还非常地道。
        什么是家乡呢,无非是一句方言,或者一个味道,抑或是一段记忆。
        在李锡全的记忆里,他老家的村子旁边还有一个小池塘,他小的时候常去游泳,或者抓了鱼虾回家吃。在李锡全回到家乡后,有记者陪他来到村子旁边,虽然小池塘已经不在了,但他依然能说出当年的位置。当大家都感慨他的记忆力真好时,李锡全平静地说:就是经常想,所以才记得。
        其实更多的时候,人的记忆力是非常脆弱的,时间甚至可以让你遗忘父母的名字,抑或是曾经痛不欲生的悲伤。有好多不想忘却的东西,是要靠不停地想念来维系的。
        李锡全对记忆的维系来自于一本中国地图册,这本地图册是上个世纪80年代买于密支那,装订已经开胶,页码散开,但码放得依然很整齐。见到我们,李锡全拿出这本地图册,一页页地翻开,在湖南那一页,他突然停下来说:“我的家就在这里,想家的时候,我就会拿出来看。”
        很明显可以发现,湖南那一页是被翻得最烂的一页。这些色彩斑斓的小方块,对李锡全而言,就是祖国和家乡。李锡全回到家乡后,这本随身携带的地图册让许多人泪流满面。
        在缅甸曼德勒有一位老兵叫张富鳞,他的老家在山东济南,他对家乡的记忆是一种叫作甜沫的食品,每次谈到老家,张富鳞都会说到甜沫,并感叹,“70多年没吃过了,从当年离开家后就没吃过了,真想啊,那滋味……”说着还咂了咂嘴,沉浸在回忆中。
        我不知道甜沫是什么,但我清楚,每一个人的童年中,都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查阅甜沫的由来及典故,总会让人又回想到张富鳞:相传明末清初年间,天灾战乱,大批难民踊入济南,饥不果腹,一田姓小粥铺,经常舍粥赈济,由于来者众多,难满众求,便在粥内加入大量的菜叶并咸辣调料。灾民每当端碗盛粥前,见煮粥的大锅内泛着白沫,便亲切地称之为“田沫”,就是田老板赈舍的粥。一落难书生,也来此求得此粥,误记为“甜沫”,后考取功名做了官,题写了“甜沫”匾额,从此“甜沫”就一直流传叫到了今天。
        显然,李锡全已经做好了回家的准备。他的女婿寸待仕说,老人已经购买了一些小礼品,准备回家时候给孙子、重孙们,而且全家已经开会商定,让他陪老人一起回家。
        第二天离开密支那的时候,我们又去了李锡全家,在密支那的其它三位老兵都来向李锡全祝贺。除过我之前见过的杨子臣和杨建达之外,还有我第一次见面的老兵李广钿。和其它两位老兵相比,李广钿的话非常少,即使是给他们四个拍合影的时候,他也是低着个头。就在我们要出发时,李广钿突然怯怯地给我说:“我的家也没有找到,我也没有回过家。”
        那一刻,我突然想哭,这些老兵隐埋在内心若干年的痛楚,再一次因为我们的到来而隐隐作痛。我再一次深感责任重大。
        李广钿的家在云南省宣威市双龙乡辉东村(音),父亲叫李祖兴。我劝慰李广钿说,等我回去先帮他找家,找到后再接他回去。让我至今感到愧疚的是,虽然我后来做了一些努力,但并没有替李广钿找到家。半年多之后,实在等不来消息的李广钿竟然一个人穿越国境,找到云南老家。
        杨子臣因为经济状况较好且较为年轻,曾多次回到四川三台县的老家。广东梅县的杨建达也在十多年前回去过一次,那次回家的时候,他的弟弟从兰州军区一个干休所回老家和他相见。同样是军人,但他的弟弟参加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两位兄弟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杨建达觉得,“半个多世纪的恩怨情仇立马就结束了。”
  杨建达至今没有加入缅籍,是因为当兵时发生的一件事情。那是在1942年,他们在印度集训时,一个美国兵打死了一位华人,许多中国人便联合起来抗议,中国大使馆介入调查后发现,这位华人已经加入了英籍。“大使馆想管也管不了了。”杨建达说。
  在还小的时候,杨建达就跟着姐姐去印度做牛皮生意,从广东梅县坐小船到汕头,然后又到香港,再到马来西亚,最后又经过印度洋到印度加尔各答。杨建达先是加入了华侨自卫团,1941年,加入中国远征军。反攻缅甸密支那胜利之后,杨建达留了下来。这位从一出生就为了生计而奔波的老兵,在晚年清闲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离家乡依然是哪么遥远。
  杨建达说,他教给孩子的,只有一首歌,歌名叫《松花江上》。87岁的中国远征军战士杨建达,依然能激情澎湃地唱出这首在“九·一八”之后迅速传遍全国的歌曲: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
    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  “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九一八”  “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
    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  流浪
    整日价在关内流浪
    哪年  哪月
    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哪年  哪月
    才能够收回那无尽的宝藏
    爹娘啊  爹娘啊
    什么时候
    才能欢聚在一堂
    ……

  评论这张
 
阅读(470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