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未央区实名选官试验  

2008-01-05 15:2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西安报道


    看着刚刚发到手里的《西安市未央区中层正职领导干部民主推荐表》,刘胜利还是有些意外,和以往不同的是,这张表多了“填表人”一栏,而且自己的名字被电脑打印在后面,三号黑体字特别显眼。
    刘胜利是西安市未央区汉城街道办主任,这是在11月2日下午的两点半,包括他在内的未央区121名正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被集中在一起,为空缺出来的22个正处级岗位选官,选拔范围是全区267名符合年龄要求的正、副处级干部,这267名干部的姓名及目前的职位被附在推荐表后面。
    “就像参加高考。”已经40多岁的刘胜利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时说。对号入座,填表人一栏下面是标注着密封装订线的虚线。这张“试卷”仅需填写22个人名,但刘胜利用了近一个小时。
    半个月后的11月16日,当22位正处级官员的名单出炉的时候,刘胜利激动地发现,这个名单和自己当初的推荐表有很大的吻合度,而且都是大家公认的一些有能力的好干部,没有出现所谓的“黑马”,“自己的权利得到了尊重,但也更加感觉到了责任的重大。”

(小标题)“两个半小时”的进步

    其实在11月2日接到会议通知的时候,刘胜利已经感觉到了异常,“上午就接到了会议通知,更为关键的是,关于会议内容写的很明确,就是民主推荐中层正职领导干部。”而在以往,此类会议常常是搞突然袭击,会议内容也被作为高度机密,其目的就是为了杜绝说情及拉票等不正之风。
    刘胜利也并不否认,在接到会议通知后的两三个小时里,有七八个人给自己打电话,要求在投票时“关照”,“人情的问题,你是不可能一下子回绝的。”但当拿到推荐表时,刘胜利开始考虑,“这上面有我的名字,我要对组织负责。”
    “11月2日上午,我们开了区委常委会,决定下午进行实名推荐,按惯例,常委会一结束,马上就会召集大家投票,但我们决定改变这种做法,把投票放在下午两点半进行,让大家心里上有些准备,有一个思考的时间,让民主的空间更大一些。”未央区委组织部部长杨军说。
    有着11年组织工作经验的杨军认为,把中午这两个半小时留给大家思考,是一种进步,“选拔干部本来就是一项光明正大的事情,不应该偷偷摸摸。”对于这个时间空档可能造成的拉票等不正之风,杨军并未多虑,“越公开,也就越没有猫腻;越公开,也就越不敢有猫腻。”
    下午两点半,当推荐表发到121名推荐人手里的时候,会场一阵骚动,大家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这张表的特殊之处。“这个‘骚动’让我们感觉到一阵‘窃喜’。”杨军说。杨军所说的“我们”,指的是四个人,除他之外,还有未央区委书记郭大为、区长杨广亭、 区委专职副书记吴智民。“我们”不仅是决定干部生杀大权的核心力量,也是此次实名推荐的始作俑者。
    在填写推荐表之前,他们分别做了简短的讲话,副书记吴智民对推荐表的填写以及实名的原因作了讲解,“如果填表人不出于公心,你就要牺牲自己的政治成本。”
    组织部长杨军介绍说,虽然是实名,但填表人的名字是被密封起来的,只有极个别的区级领导可以查阅,所以大家不必因人情的因素放不开手脚,“如果我透露消息,愿意接受上级的任何处理,组织干部违纪,调离组织部,两年内不能提拔,五年内不能调离未央区。”
    区委书记郭大为的话一针见血,“我是可以查阅填表人一栏的。”一句话,大家都听出了话外音以及感觉到了它的份量。
    一阵交头接耳之后,会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安静,甚至能听到钢笔写字的声音。近一个小时之后,第一份推荐表才被投到了票箱里,而最后一位填表人走出会场,已经是下午六点多。这让几位“始作俑者”感觉到这场“试验”已经接近于成功,“说明大家都是认真的,经过了深思熟虑,事在人为,只要用心了,就能做好。”推荐表也说明了这一点,字迹工整,大部分都有多次修改的痕迹。

    (小标题)一个“阳谋”

    郭大为等四位掌握干部生杀大权的领导也参与了这次推荐,不过,其他填表人都意想不到的是,这四个人全部交了“白卷”,一个人也没有推荐。
    “我们不参与投票,就更能显示这次推荐的公正性和客观性。”郭大为解释说,此前,四位核心人物已经在私下里就此达成一致,郭大为认为这是一个“阳谋”。大家在填表的时候,郭大为等人也装作在写,“其实我是在写十七大报告学习笔记。”报告中一些关键的话语,郭大为已经熟念于心,“确保权力正确行使,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如果我们参与了投票,在最终讨论决定人选的时候,我们内心总会以自己当初的投票作为参照。”郭大为进一步解释说,“领导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另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如果“一把手”参与了投票,组织部门往往会为了迎合领导意图,以此作为提拔干部的蓝本。
    组织部长杨军直言“揣摩领导意图”这种心理一直都有,“个别酝酿,会议决定”这种方针常常被异化成“书记一个人说了算”。
    投票结果统计出来后,组织部面临一个两难境地,如果依据投票结果确定人选,领导会不会有意见?但现在,因为区委书记、区长、副书记都没有填写选票,这让他们“心里没数”。未央区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张永亮专门为此多次向郭大为“请示”,其实质就是为了能套几个人名字出来,事后,张永亮回想起这个经过,觉得两个人就像是在打太极,“经过了五六个回合试探,我们没有得到半点的暗示,我才知道,这次是玩真的了。”
    “在现有体制下,一些基层的组织部门往往是有名无实,是决定不了干部升迁的,经常是领导开方,我们抓药。”一直在组织部门工作的张永亮感慨地说,“但这次,不光是开方子,连把脉也要我们来完成。”
    有了领导的坚决支持,未央区委组织部很快依据投票结果拿出了一个59人的任职名单,除过此前22个空缺的岗位外,还有人大、政协以及平级推荐后空缺出来的正处级岗位。对于一个岗位有多个被推荐人票数较为集中的情况,根据得票多少确定人选。
    张永亮也是此次投票的“受益者”,有37票推荐其当区人事局局长,以高出第二名19票的差距最终当选。
    “人事局局长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岗位,争得人也很多,现在根据得票多少确定人选,最终谁也没有意见。”杨军说,“让大家气顺以及服众,是干部选拔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小标题)投票人都是出于公心

   11月16日,在区委常委会讨论通过后,这59人任职名单被提交区委全委会票决,按常规,常委会是完全可以“拍板”决定最终任免事项的,之所以将任职名单交全委会票不决,郭大为认为这是对此前实名推荐干部的一个检验外,也是把干部的选拔权交给更多的人。
    “不能在少数人中选干部,不能让少数人选干部。”郭大为说。包括此次实名推荐干部,采用的也是全部正处级以上的121名干部参加,以往只是20多名全委会委员参加,选拔范围也是全部符合条件的人。
    票决结果几乎没有什么悬念,除过三人各有一票反对或者弃权之外,其余全部是全票通过。“这说明我们实名推荐干部这个措施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杨军说。其实在票决之前,杨军已经很有底气,此前的实名推荐,是他所经历的票数最为集中的一次投票,由121人参与的投票中,最高的区财政局副局长得票75票,“说明投票人都是出于公心,把真正有能力的人选了出来。”
    而在以往的无记名投票推荐中,票数均非常分散,有些明显有问题的干部也会得到很多的票,“甚至还有人选霍元甲。”对于这样搞笑式的投票,身为组织部部长的杨军表示可以理解,“因为他知道他投票起不了作用,领导只是在做秀,所以他肯定就不用心了,而这种对组织的不信任,则是多年来组织对大家的不尊重造成的。”
    杨军透露,此次实名推荐的动议酝酿于8月初,当时在讨论干部调整问题时,区委书记郭大为问:“能不能搞一个实名推荐?”杨军反问:“敢不敢?”杨军的反问包括两层意思,一是这个实名推荐会不会很科学很客观地反映大家的真实想法,二是结果出来后,会不会被采纳,不采纳,大家会有被欺骗的感觉,以后大家推荐干部就会当儿戏,采纳的话,则意味着区委书记权力的弱化。
    “敢。”郭大为态度坚决。郭大为于4月由区长任区委书记,他自己坦承,这个想法在任区长时就有了,“以前主要抓经济建设,干部素质不高,群众不拥护,工作很难进行到理想的程度。”位于西安市的未央区,因为市级机关和火车站的北迁以及地铁项目的开工等等,已经成为西安市发展空间和潜力最大的区县之一。
    这一点,现任区长杨广亭深有感受,“区里的经济工作压力很大,我更期望有一批群众公认的领导干部来协助我的工作。”
    其实对于实名推荐是不是就可以让推荐人舍弃私念、出于公心,在刚开始也有不少的怀疑。为了更稳妥期间,8月初,未央区委组织部动员辖区内14000多名干部群众,对所有的处级干部进行了一个测评打分,测评全是选择题,计算机读卡,测评成绩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实名推荐结果显示,票数靠前的,也是这次万人测评活动中成绩较高的人。

(小标题)需要逐步恢复大家对于组织的信任

    杨军认为,这次实名推荐,其实是作为“一把手”的书记自我“削权”,在现有体制下,党委“一把手”在干部任免上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郭大为坦言,就区县党委“一把手”这个层面上来说,权力过大,“所以就出现了那么多买官、卖官的腐败现象。”而这个层面的干部给外界造成的印象也让他非常汗颜,“曾经有一个刚认识的好朋友,伸出一个手指头,问我的存款有没有哪么多?我问是多少,他说100万。”
    熟悉和了解郭大为的人告诉他,这个朋友这样问他是冤枉了他,但以此来形容对于这个层面的人给外界的印象,并不过份。在一些县区,各个部门的不同级别的干部,在坊间都会流传一个相应的价格版本。安徽蒙城县原县委书记孙孔文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山西省翼城县原县委书记武保安论贿行赏等鲜活的事例,都是很好的明证。
    所以,人事调动经常成为一个地方政府相当敏感的话题,有的“一把手”为了避嫌,甚至多年不动干部。
    “一个人权力过大,不一定是好事。”郭大为说,“毛主席曾说过,党的委员会有一二十个人,像军队的一个班,书记好比是‘班长’。但在实际的工作中,好多人就省掉了‘好比’这两个字,认为自己就是‘班长’,一言堂。”
    做了多年领导干部的郭大为深知一个书记在人事问题上的绝对性和门道,“比如,书记想提拔一个人,有的常委心里会有不同意见,但在开常委会时,书记会专门问这个心里不服气的常委‘有没有意见’,貌视民主,但这个常委敢公开表示不满吗?”
    郭大为也承认,在干部问题上原本可以“一锤定音”的他,经常会处于人情的包围之中,这让他感觉很累,“因为大家都觉得,我一个人说了就可以算。要减弱这种主观性,就要强化程序和规则。”而此次采用的干部推荐制度,让郭大为感觉轻松了很多,“谁行谁不行,有争议的时候,就看得票多少,有了这个硬杠杠,即使有人来找我说情,我也很好回绝,因为有标准,我也无能为力,我不能因为关照一两个人而牺牲整个制度的权威性,这也是一个可以拿到桌面上的理由。”
    对于杨军所说的这次实名推荐是书记“自我削权”,郭大为称只是还权于人,“在干部选拔上,要让组织部门承担起自己应该做的工作,让更多的人有话语权。”
    “你尊重了别人的权利,别人也会尊重你。”郭大为总结这次实名推荐之所以能成功的原因是说,“从表面上来看,这次实名推荐是弱化了我的权力,但我以及这个班子的威信却更大了。”
    “要尊重同志们在干部使用上的话语权,绝大多数人的意愿是应该引起组织高度重视的,如果组织老是不尊重绝大多数人的意见,甚至和绝大多数人的意见对着干,这样的组织必然要垮台。”郭大为补充说。
    郭大为坦承,这次实名推荐也只是民主选拔干部的一个过程,“之所以用实名,就是为了唤起投票人的责任心,等大家的行为相对固定之后再放开,最终肯定是更大群体的无名制推荐或直选。”另外,郭认为,这次实名推荐中,还有一些填表人还处在观望的状态,“我们需要逐步恢复大家对于组织的信任。”
    为了将此次成功经验长期坚持下去,未央区制定了相关制度,规定以后凡是推荐干部都要实名制,副职由常委会票决,正职交全委会票决。对于此项制度会不会因人而异的问题,郭大为有着充分的自信,“接我班的人,肯定会坚持这个制度或者做得更好,否则,未央区的干部群众可能就会不答应。”

(小标题)实名制让基层踏实工作的人被发现

    11月26日下午,未央宫街道办会议室,新上任的街道办主任吴秦豫对着国旗和党旗举起自己的拳头,“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党员领导干部,我庄严宣誓……”
    穿着白衬衣、扎着领带的吴秦豫多少有些紧张,“感觉很神圣。”吴秦豫是此次经过实名推荐后由副处级提拔为正处级的一名干部,这是未央区委对此次新任职干部的一项规定,从此次开始,新任正职领导干部就职前必须进行就职宣誓,并做公开施政承诺,同时指派专人监督,全程录像。
    “这个任前承诺仪式将制作成光盘,一份由组织部作为档案资料保留,另一份赠予本人,时时提醒本人要按照承诺办事。”杨军介绍说。
    吴秦豫的紧张还来自于对新工作的压力,“我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至少投票的人会经常关注我干得怎么样,我不能让大家失望。”   
    对于此次升迁,吴秦豫感觉有些意外,“我以前是街道办的副职,认识和接触最多的是社区或干部,很少有机会和区里的领导接近。这次能当上主任,是沾了实名推荐的光。”有一件事情曾让吴秦豫哭笑不得,四年前的一天,区上的一位领导到街道办调研,看到吴秦豫时问,“这个小伙子是谁?”
    据此,吴秦豫认为,基层的干部在提拔时很吃亏,“我在街道办工作了21年,‘后楼’我很少有机会去的。”吴秦豫所说的后楼,指的是未央区委办公楼,位于未央区机关大院最深处而得名。而吴秦豫是一位公认的好干部,他此前的所在的街道办是省级文明单位,街道办党委则是中组部先进基层党组织。
    “这次121人参与的实名推荐,更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帮助党委发现基层一些公认的好干部。”区长杨广亭分析说。今年4月刚刚从西安市财政局副局长调任区长的杨广亭对此感受颇多,“我来未央区时间不长,对干部还没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我必须有一个更好的方式发现和起用有才能的干部。”
    杨广亭说,这次实名推荐的另一个好处是,推荐出来的干部都是大家公认的,所以这些干部在以后的工作中有压力、也有自信,“压力会变为动力,而自信会让他放开手脚。”
    对于即将上任未央区信访局局长的柳萍来说,更多的是自信。此前,柳萍任区城市综合执法管理局副局长,一直坚信“有为必有位”,因为家在外省缺少当地官场上的人脉且是一个女同志,柳萍对提拔并没有报多大的希望,“绝对是因为实名推荐,我这样踏踏实实工作的人才被发现。”面对这个自称“开门就有生意”的新岗位,柳萍显得非常坦然,“我不会让大家失望。”

  评论这张
 
阅读(12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