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宿青平被免职了,贴两篇旧文  

2007-04-23 12:0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治明星为何要修“天安门”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山西临汾报道


  “去天安门。”在山西省临汾市街头随便挡了一辆出租车,《瞭望东方周刊》对司机说。司机“嗤”地笑出声来,“怎么你们外地人也知道我们临汾有个天安门。”记者所要去的“天安门”位于临汾市南约三公里处的尧庙广场,与尧庙大门正对。4700多年前,尧建都临汾。
  对于“天安门”的提法,临汾市尧都区区长宿青平在采访中多次纠正,“我们这不叫天安门,天安门是七个门洞,我们只有五个。”在临汾市官方的所有资料中,这个坊间称作“天安门”的建筑被称为观礼台或立体中国地形图。
  到了“天安门”,《瞭望东方周刊》发现,尧庙广场除此之外,还有“天坛”,以及高达21米的汉白玉雕饰而成的“中国第一华表”。另外,在广场的最西端,是2004年12月29日落成的高达50米的华门,当地官方资料中称其为“天下第一门”。
  因为“天安门”“天坛”、华表、华门等的陆续建成,尧庙广场逐渐被当地人称作华门广场。
  据介绍,华门广场的设计和策划均出自宿青平之手。从2001年宿青平正式担任尧都区区长开始修建广场至今,对这些建筑的议论一直是临汾市官场及民间的主要话题之一。
  曾任山西省侯马市委副书记的宿青平,正是著名作家张平的反腐小说《国家干部》中主人公夏中民的生活原型,也曾是媒体热捧的一位政治明星。

(小标题)一直难以平息的争议

  在近日的《临汾日报》正在连载的《我们离欧洲有多远》系列文章中,记者发现一篇题为《在凯旋门下》的文章,该文章谈到凯旋门时也提到临汾的华门,称“华门难比凯旋门,没必要,也比不起。不错,华门是比凯旋门高了些,那又怎样?中国还有比姚明个儿高的,能打了蓝球吗?”
  该文章同时提到“天安门”,“倒是那个被人们戏称为小‘天安门’的建筑倒的确俗不可耐颇为滑稽。”
  华门的导游词以及临汾市尧都区的官方材料中称,华门是“天下第一门”,“总高50米,象征上下五千年,比法国凯旋门还高40厘米,无愧天下第一门。”
  据了解,《我们离欧洲有多远》系列文章的作者是临汾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临汾市的一些官员以及尧都区的班子都对修这些建筑有意见,但宿青平坚持要建,别人拿他也没办法。”临汾市的一位官员说。
  谈到采访华门等建筑一事,山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周征松直接了当地说,“你如果是为领导请功的话我拒绝采访。”
  “华门在历史上并不存在,建设华门也没有任何历史依据。”周征松称。周认为,门有好多种,家门、院门、城市的门,是一个建筑群的出口,而华门背后没有任何建筑,孤伶伶一个,没有任何意义,“在现代科技下,建筑高度不是什么问题,吹嘘华门是天下最高的门,可能另有目的。”
  “更重要的是,华门是坐西朝东,气势雄伟的华门广场改变了尧庙原有的以南北为中轴线的中国建筑的传统,如果从高空看,尧庙以及对面的‘天安门’似乎成了华门的附属品,一派乱象。”周征松毫不客气地说。
  临汾市的一位官员介绍说,自这些建筑修建以来,针对宿青平的告状信便接二连三,“好多人都问他修‘天安门’倒底是想干什么?”
  对于这些告状信,宿青平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称,他刚刚接到省上某部门转给他的一封告状信,“中国的官场,不干事了,不说话了,就没争议了。”
  宿青平认为,针对他的议论,大多是一些对他不满的官员借题发挥,“民间的议论都是官方的。”

(小标题)“天安门”是如何建起来的

  “政府没有钱,却要修‘天安门’‘华门’这些毫无实际意义的东西,并多次强行向我们摊派。”临汾市尧都区一位煤矿负责人说。该位负责人称,为了修华门广场,他向当地政府“捐”了20多万元,“不捐不行,不捐的话你的煤矿要验收就会通不过。”
  对于强行捐款,宿青平并未完全否认,“让一些企业家为社会做点贡献就怨言甚多。”宿青平称,这些建筑总共花费7000多万元,除过贷款外,就是社会集资和借款。
  宿青平称,临汾市古城煤矿借给了500万元,“我开始只想借200万元,古城煤矿的老板一下子给了500万,而且后来向我表示,这些钱不用政府还了。这种精神多么高尚呀!”
  据《瞭望东方周刊》了解,“借款”高达500万元的还有临汾市同世达焦化实业公司,而在10月11日召开的山西省打击违法排污损害群众利益突出问题交叉检查动员会上,该公司因“拒不执行环境处罚”被环保部门列为11个典型环境违法案件之一。
  “有钱建脸蛋工程,却无钱治理污染。”临汾市的一位官员戏言。让这位官员担忧的是,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尧都区拿了污染企业的钱,还会去治理它的污染吗?
  上述官员称,除过向污染企业集资外,在修建这些建筑时,一些“黑煤矿”也“捐”了款,“这无疑是另一种形式的官煤勾结。”
  对于“天安门”,宿青平解释说,本来他只是想修一个观礼台,正在施工时,来了一个老太太看热闹,说为什么不修个天安门。
  “听了老太太的话,我当即决定,改变图纸,仿造天安门。”宿青平解释说,“临汾市的大部分老百姓一辈子也看不到天安门,给老百姓建一个天安门难道不行吗?”
  临汾市的一位出租车司机称,“天安门”大概建于2002年,“那时我还在上学,落成剪彩时各学校都组织了好多学生去,当时宿青平就坐在‘天安门’上,很是威风。”
  临汾市的一位官员称,朱镕基2003年3月来临汾时,为了不让看见“天安门”,在去尧庙祭拜时没敢让走正门,但在祭拜完后,朱镕基径直从正门走出来,一眼看见“天安门”,陪同的地方官员都躲到了一边,宿青平向朱镕基做了一番解释,说天安门是中国建筑的精华,是为了让临汾的老百姓感受天安门才修建的,“当时总理‘噢’了声音,但宿青平把这当成总理对他的认可,又修这修那,到现在修成这个引起更大争议的华门。”

(小标题)“修了一个讨债鬼”

  提起华门广场,临汾市尧都区一位煤矿负责人火冒三丈,“简直就是一个讨债鬼。”这位煤老板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份当地的报纸,这份报纸刊登了临汾市尧都区10月16日在华门举办锣鼓节的稿子,“我花了一万多买门票,不买不行。”
  这位煤老板称,华门自从盖好之后,已举办了多次活动,如环球小姐大赛、逛欢夜酒会、中秋赏月等,“每次都要我们赞助,环球小姐大赛时,每张门票要卖我们1000元。”
  宿青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今年以来,华门举办了多项活动,收入500万元。而一位知情人士称,收入根本没这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通过行政手段得来的,“每年的运营费最少需要200万元,收入主要靠门票,一张门票50元钱,谁愿意花50元钱看这样一个水泥钢筋堆成的东西?”
  在华门入口处,记者观察也发现,这里的确门庭冷落,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总共发现有两拨人进入,其中一个自费一个显然是公费。自费的是临汾当地人带自己的外地亲戚来玩,面对记者采访,这帮人毫不隐晦地说“没意思”“劳民伤财”。
  知情人士说,来华门旅游的大多都是公费,而且好多是由当地政府组织,“政府是把钱从这个口袋掏出来放到另一个口袋。”据介绍,经营华门的旅游文化公司的绝大部分股份属于尧都区政府。
  在临汾坊间,提到华门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政府不把重点放在治理污染和交通堵塞的民心工程上,却大搞这样毫无实际意义的建筑,是纯粹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临汾市已经连续三年被戴上全国污染第一的帽子。而市内交通的拥堵也一直被市民所诟病,在临汾这样一个中等城市,即使在平常的日子里也经常发生严重的堵车现象。市内的几条主要干道,路面也是坑坑凹凹。
  对于坊间的这种指责,宿青平并不认同,“我修华门广场就是为了发展旅游,其根本目的就是用减少污染企业的方式来根治临汾市的污染。”而对于临汾的交通等现状,宿称“我只是一个区长,那是市上相关部门的事。”
    对于在华门广场举办的名目烦多的活动,宿认为这是对华门的“推介”,《在凯旋门下》一文中,作者在提到华门时还称,“不要以为弄上几个响声,华门就会一下火起来,就可名重华夏,四海宾服,众来朝拜。”
  一个让煤老板兴灾乐祸的事件是,被包装为中国十大赏月景点的华门在今年中秋节举办了第一次赏月活动,“但是那天下雨。”

(小标题)政治明星的变迁

  “宿这个人还是想做点事情的。”临汾市的一位官员评价说,“只是他不遵守官场的规则。”
  “夏中民一出场就站到了传统势力的对立面。”张平的小说《国家干部》的开头这样写道。 张平曾向记者介绍说,《国家干部》取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山西师大哲学系的毕业生分配到省委组织部,后调到山西一个市任市委副书记,终于有了个地方施展自己的抱负。他分管城建,这在许多人眼里是块“肥肉”,然而清廉刚正的他并没有让某些人吃到这块“肥肉”,因此不断得罪地方势力,结果他连市委委员都没选上……
  据介绍,宿青平在山西大学哲学系毕业后就被分配至山西省委组织部,后历任山西省委组织部研究室副主任、侯马市委副书记、临汾市市长(县级市,后改为尧都区,宿改任区长,原来的临汾地区改为临汾市)。
  “1989年,宿青平就是正处级,但是到现在,还是正处级。”临汾市尧都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吴时合说。据介绍,宿曾有多次升迁的机会,但均因一些客观情况未能如愿。
  1998年10月21日的《工人日报》曾以《一位市委副书记调离的背后》为题对宿青平进行了长篇报道,报道称,在当年7月上旬侯马市召开的第七届党代会上,宿青平落选,要被调到异地任职,当地的环卫工人呼啦啦跪成了一片为其送行。
  “宿在以前还是很得人心的,之所以落选,据说是侯马的那次党代会被人操纵了。”临汾市的一位官员说。据介绍,宿刚刚调任临汾时,也做了一些“亲民”的动作,如请环卫工人去洗澡、设立市长热线等。
  当地媒体的一位记者称,市长热线刚设立时,政府主动邀请记者到现场,发现群众反映的问题立即进行暴光,“有点像吕日周。但是现在,对于群众反映的问题,政府一直想尽方法回避记者。”
  宿青平承认,相比在侯马任职时相比,他目前在群众中的信誉度不如以前,“自从市改成区之后,交警、路政等好多职能都没有了,群众反映的好多问题我根本没办法解决,给群众办不了事群众还能说你好吧?”
  而上述临汾市的官员则认为,宿给群众办的事相比确是比以前少了,但根本原因不在市改区后政府职能的变化,而在于其坚持为老百姓办事的情况下,仕途依然“屡遭不幸”。据介绍,侯马落选后,宿在2002年还有一次升迁的机会,“当时连任命文件都打好了,但当地的一个煤矿发生了特大事故,当地政府瞒报了这次事故。”当年12月2日,临汾市尧都区一平垣乡阳泉沟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0人死亡。
  “在中国官场,你只有杜绝了当官的欲望,你才能当好一个官,这是我多年总结出来的一个经验。”宿青平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山西师范大学的一位学生称,宿青平曾到他们学校做过一次演讲,并且给大家公开了他的手机号码,让人感觉到这真是一个很亲民的官员,“但我打了几次他的手机,一直关机。”

(小标题)是为已工程还是为民工程

  “华门广场,说白了就是宿青平官场失意后,为自己修的一个工程。”临汾市的一位官员说,“他要在精神上为自己塑造一个无上的权力。”
  问到对将来仕途的打算时,宿青平用手指比划出一个“零”,“我已不抱任何希望了。”
  临汾市官场的多位人士均证实,宿青平和市上领导以及班子里的成员关系都不太好,“很孤独。”这些人士还称,宿在工作上比较霸道,“区委书记因为来得比他晚,他一点也不放在眼里,什么大事都是他做主。”
  在山西省的各大报刊上,均有吹嘘华门的稿子,而这些稿子里均有宿青平的影子。“宿青平是华门的总设计师和创建者。”尧都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吴时合说。据称,华门广场的设计全部出自宿一人之手,没有请任何专家。
  “你可以骂宿青平,但你一定不要骂华门,要不他会和你急。”临汾市多位接近宿青平的人均向记者告诫说。
  《瞭望东方周刊》发现,在一份短短的华门解说词中,三次提到宿青平的名字。而这份解说词总共为华门总结出十项“中国第一”。
  临汾市的一位官员说,宿干什么事情都有些“不同寻常”。据称,宿为华门设计了一口方钟,并声称其为中国第一尊青铜四音方钟,“钟都是圆的,他搞个方的肯定就是第一了。那么,是不是有人在华门上拉泡屎,是不是也是中国第一屎了。”
  宿青平在采访时称,最近有媒体对华门提出了批评,他们本来准备在北京开新闻发布会进行反驳,但后来一想算了,“任何新闻改变不了历史。”在采访中,宿多次谈到历史这个字眼。
  对于众人对华门“毫无历史意义”的批判,宿青平称“历史是由一代代人创造的”,“秦始皇如果不修长城,谁还能知道他的名字。”
  宿似乎觉得这个比喻不太妥当,立即改口说,我修的华门广场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好多老百姓一辈子也去不了北京,让他们在临汾看看天天门、天坛有什么不好?“华门也是为了临汾人民,华门终将成为历史上一个伟大的建筑。”
  除过历史外,宿在采访中多次提到秦始皇、拿破仑、金字塔。
  “人民之所以需要政府,是需要政府比他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带领和帮助他们去做他们看不到、无法做的大事情。”在2004年山西省“两会”期间,身为山西省人大代表的宿青平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如何树立正确政绩观时说。
  “华门能为老百姓带来什么好处,50元一张的门票,老百姓能进得起吗?它已成了一相贵族的门、权势的门。”山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周征松说,“去年媒体曾报道过重庆忠县一个镇政府把办公楼仿造‘天安门’修造,这是‘豪衙热’风浪中的一出闹剧,地方官员为什么会有这种欲念,是因为皇权思想在做怪,是一些官员心中膨胀的‘面子意识’‘权力意识’在做怪。”
  在采访期间,临汾市的一位官员还报料说,宿青平的办公室就设在华门里,“极尽奢华。”
  《瞭望东方周刊》向尧都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吴时合求证时,吴坚决否认。但在联系采访时,最终联系到宿青平就在华门。不过奇怪的是,采访被安排在华门的大门口进行,记者始终没能进到华门里面。
  在华门门口一位打扫卫生的人向记者证实说,宿区长的办公室就在华门里面,“他平时就在这里上班。”
  不管华门广场是否能为当地百姓造福,一个毫无疑问的事情是,深居在要掏50元钱门票才能进入的华门,宿青平这个昔日的政治明星,只能是离百姓越来越远。

昔日政治明星的为官之路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山西太原、临汾报道


  因为本刊《昔日政治明星为何修建“天安门”》一文,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区长宿青平再次成为媒体和读者关注的焦点。sohu网站的统计结果显示,该文点击率高达33万余次,回贴1400多条。据初略统计,全国逾百家媒体转载该文。
  1998年7月7日,时任侯马市委副书记的宿青平在党代会上落选之后,包括《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各大媒体曾对其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
  随后的2004年初,著名反腐作家张平写了三年之久的长篇小说《国家干部》出版发行。
  一名县级干部,为何会有如此众多的让新闻界及文学界感兴趣的话题?《昔日政治明星为何修建“天安门”》一文发表后,本刊记者再赴山西。

(小标题)初到基层

  “青平刚到侯马时分管群团、统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处级干部,后来分管城建,工作干得不错,有理论水平。”侯马市原市长孙先虎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孙先虎和宿青平共事六年,1992年宿青平下派侯马任市委副书记时孙系市长,直至1998年7月,宿青平调离,孙也在当年10月退休。
  据公开的资料显示,1959年出生的宿青平于1976年3月参加工作,时为吕梁山森林经营局干事,随后考入山西大学哲学系,1982年毕业后被选拔进入山西省委组织部,先在综合干部处工作,后任研究室主任科员,29岁时成为研究室副主任,系当时山西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1992年,宿主动要求到一线工作,平调至侯马市任市委副书记。
  “想干点事。”宿在此前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谈到去侯马的动机时说,宿还刻意提到当年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南巡”。据宿称,在侯马的几年间,上级组织几次安排他到异地任职,但他没有离开。
  《中国市容报》曾有一篇关于宿的报道,报道中称宿从省城自愿来到侯马市抱着三个愿望:一是在市场经济形势下忠实实践党的宗旨;二是竭尽全力实现这一代人推动社会发展的跨世纪使命;三是探索中小城市,尤其是北方城市发展的现代化之路。
  地处山西南部的侯马,商贸繁荣物流活跃,素有“南来北往商贾地,千车百货旱码头”之称。
  曾在山西省委组织部研究室任职的宿青平,到任伊始,就接连发表了《大经济区中的侯马市》《借大区域优势发展侯马》等多篇理论文章。
  对于这几篇理论文章,曾在侯马报社当记者的一位人士至今还有印象,“理论水平比较高,很有抱负的一个人。”
  宿青平到侯马后不久被安排主管城建。
  孙先虎回忆说,“宿当时主抓的新田路工程,10里长,70米宽,已经10年了,现在的路面还很平整,质量非常好。”新田路是侯马市中心的一条主要干道,因涉及拆迁、资金等棘手的问题,让领导很头疼,凭以往的经验,修这条路最少需要半年时间。据称宿主动请缨,“三个月一定拿下来。”
  说到新田路,和宿熟识的人都会说到两件事,一是宿在工程建设中,对工程质量一丝不苟,天天泡在工地上;二是工程中建设中,有一位工人偷了工地上的一些石料,宿用强迫其喝工地上的脏水的方式惩罚他。强迫工人喝脏水的事,山西的媒体曾有过报道。
  “宿在工作上很认真、有主见,定下的事情非要干成,但不注意方式方法,这为他以后的升迁带来很大的影响。”孙先虎评价说。

(小标题)和环卫工人的事事非非

  “宿书记对我们很关心,是一个好人。”在侯马市的大街上,一位正在路边清扫落叶的环卫工人对记者说。据介绍,宿在任时给他们涨了三次工资,从1992年的60元到90元、120元、160元。
  在侯马说起宿青平,没有人不知道他对环卫工人的关心。
  据《中国市容报》报道,宿从1995年开始,写出456篇《环卫工作手记》,在该报连载,并结集出版《情撼大街》一书。
  因为对环卫工作的重视,1995年,侯马市荣获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颁发的“卫生城市”称号。宿也获得中国建设建材工会和山西省城市环境卫生协会授予的“环卫职工之友”和“环卫公仆”荣誉称号。
  一位企业的负责人说,宿曾经亲自到企业拉赞助解决环卫工人的服装问题,还自己动手为环卫工人设计了一年四季的七套服装,“书记亲自出马拉赞助,企业能不卖账吗?”
  此话让记者感到一些言外之意,这位负责人补充说,“话又说回来,为环卫工人制作七套服装,有必要吗?”
  宿在关心环卫工人赢得赞誉的同时,也引起了很大的非议。
  侯马市的一位官员向记者提供了一本名为《侯马环卫--侯马市环卫工人社会地位巨变之路》的画册,这本1998年3月出版的画册较为全面地反映了宿青平对环卫工人的关心。画册中,有宿看望生病的环卫工人、为环卫工人祝寿、到街头慰问环卫工人的图片,还有“环卫工人之家”建成典礼、环卫工人洗浴中心落成以及为环卫工人理发和义诊的图片,“宿青平等领导连续五年坚持深入环卫工人,慰问、看望、家访、座谈达二百多次。”
  对于这本画册,侯马市原市委书记耿根喜称宿是在“宣传自己、突出自己”。耿根喜1996年调到侯马任市委书记,和宿共事两年多,“他出这本画册时其它市领导都不知道,花了好几万元,画册上全部都是他和环卫工人在一起的照片。他站在环卫工人的中间,就像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一样。”
  初步统计,这本画册中宿的照片出现约70次,占到整个画册的一多半。不过也有官员说,这的确是宿在侯马时做出的成绩。
  一位环卫工人说,宿在任时曾给他们许诺,连续工作满15年,就可一次性获得一万元的养老金,但宿走后,这个政策就没人落实了。
  对此,侯马市的一位官员解释说,这是宿超越组织作出的个人决定,“各行各业都有一个平衡,给环卫工人一万元养老金,其他行业的临时工呢?而且有没有考虑到时能否兑现?宿最大的缺点就是分不清组织和个人的关系,况且他还是一个副职。即使出台的一些倾向环卫工人的政策,也是组织作出的,宿却将其上升为自己和环卫工人的恩恩怨怨。”
  不过有人预言,宿的有些提议如果按正常程序上会研究,肯定无法通过。
  据了解,宿在侯马时,曾力挺将环卫处领导的级别从股级提高到副科级,并在常委会上提出。这项提议虽然没有人明确反对,但也没有人赞成。会后,宿让市委组织部起草文件,遭到了组织部领导的抵制。
  “他只是一个副职。”侯马的多位人士提起宿时说。宿也因此感到“施展不开拳脚”。
  宿在侯马时将每年10月26日定为环卫工人节,并且还在环卫处的院子里为环卫工人做了一个“城市美容师”的塑像。
  11月28日,《瞭望东方周刊》来到侯马市环卫处四处寻找,结果并没有找到塑像。在一位环卫工人的指引下,才发现塑像被斜靠在墙角的杂草丛中,落满了灰尘和枯叶。
  另一个颇有意味的事情是,宿调离后,他一直力挺从股级升为副科级的环卫处的领导,七年来没来做过任何调整。

(小标题)侯马落选事件

  1998年,是山西各地市的换届年。7月7日,在侯马市党代会的差额选举中,时任市委副书记的宿青平落选市委委员,名列候选人倒数第一。和宿同时落选的,还有临汾地委刚刚派来9天,准备接任市纪委书记的辛某。市委书记耿根喜也差点落选,在当选人中排列倒数第二。
  有人称,宿这次落选是因为当地势力对“外来干部”的排挤,党代会存在拉选票等作弊行为,矛头直指时任市委副书记的田兴旺。田兴旺是本地人,一点一点从最基层干起,1986年任市委组织部部长,随后升任分管组织的市委副书记。
  对于这个历史事件,田兴旺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电话采访时不愿多说,“我和宿青平并没有什么矛盾,关于这次事件后来山西省委也有定论。”
  侯马市原市长孙先虎说,那次党代会之所以出问题,是因为宿青平、田兴旺等人争当市长所致,“几个人都够条件。”
  1996年调任侯马市任市委书记的耿根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到侯马时,山西省委组织部的领导找他谈话时曾提到,准备让宿青平接任孙先虎任市长,让接近退休年龄的孙先虎任第一副书记。据了解,宿青平在1996年临汾市地委民主推荐市长候选人时得票第一。
  “宿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人。”耿根喜说。不过,这个“很有上进心的人”,此前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谈到对于仕途的打算时,竟然用手比划出一个“零”。
  耿根喜也称,宿青平在新田路改造中的确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三个月没有理发洗澡,是他惟一在公开场合表扬过的班子成员,“但是不注意工作方法。”
  “宿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孙先虎说,“有能力的人就容易自负、清高。”
  据介绍,新田路改造过程中,一位主管副局长将锯沫铺得薄了点,宿当众就指着这位副局长的鼻子骂,“干不了你回去。”
  “宿对大家发火虽然大多是从工作出发,但有些是不讲实际情况,处理问题方法简单。”侯马市一位和宿共事多年的官员说,“别人领导不了他,他也领导不了别人。”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情是,宿曾在常委会上,和前任市委书记王某大吵大闹,拍了桌子,后来王某带队到城建局,宣布宿不再分管城建,由他亲管。
  《瞭望东方周刊》辗转得到了一份1998年12月由山西省委上报中央办公厅的文件,这份《关于宿青平同志在侯马市第七次党代表大会落选情况的调查报告》中称,侯马市的党代会符合有关规定,宿青平的落选除过有会议组织方面的原因外,还有其自身的原因,“不注意工作方法,居高临下,不分场合批评人,刺伤了部分中层干部的自尊心;年轻气盛,讲话比较刺激;在班子中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对主要领导有些不尊重,对其它成员有些瞧不起。”
  这份报告称,1996年5月15日,临汾地委组织部主持召开民主推荐会,宿青平得民主推荐市长票34张,为班子成员中最多的一位。但总的看,宿青平同志从1996年以来的有关民意情况呈下降趋势。1998年5月的民主评议会上,宿青平得不称职票31张,也是班子中得不称职票最多的一位。
  据侯马市的一位官员讲,在1998年5月的民主评议会上,宿青平在述职时大发牢骚,标榜自己,意思是别人都不好,“丢选票也便是正常的了。”

(小标题)“他的毛病还是没有改”

  1998年8月15日,宿青平在侯马落选后被调任临汾地区临汾市(县级市,后改为尧都区)任市委副书记。随车送其赴任的孙先虎称,他曾在车上告诫宿,工作方法一定要改,如果不改的话到哪里都要吃亏,他当时也明白了自己的缺点,“但是,他的毛病还是没有改。”
  “宿青平刚到临汾时,大家对他的期望值很高,开设市长热线,带领环卫工人去洗澡,感觉像一个办实事的领导。”尧都区某街道办的一位领导说。尧都区的一份报告显示,市长热线(后改为区长热线)开通第一年,有31名政府工作人员受到了不同的行政处分。
  宿青平调至临汾市不久,开始代理市长、区长,并在随后公开选拔区长时经过考试被正式任命。
  临汾电视台的一位记者称,热线刚开通时,他经常到现场去找一些群众关心的线索,政府和媒体合作,的确为老百姓解决了不少实际问题,“但是现在,好多老百姓向我们反映,热线不管用,反映的问题解决不了。”
  宿青平解释说这是因为市改区后,好多职能没有了,老百姓反映的好多问题已不是区上力所能及。2000年,临汾地区撤地设临汾市,原县级临汾市改为尧都区。
  宿当区长后,改造了位于市中心的贡院街,把空中如蜘蛛网的线路埋在了地下,在当时曾引起争议和反对。如今,大家感觉到了这样做的好处。
  不过,宿和几任搭班子的区委书记关系仍然搞得很僵。据介绍,前任书记段某后来干脆不到区委去上班,现任书记梁某对宿也是无可奈何。《瞭望东方周刊》近日再赴临汾时致电梁某,梁某显得非常谨慎,始终不愿接受采访,随后多次打电话,梁某一直不接。
  在临汾市的一家宾馆里,记者发现了一本名为《魅力尧都》的画册,这本画册里,大多是华门和宿本人的照片,且点据着最主要的位置。
  临汾市的一位官员说宿“政治上不成熟”,“如果他能把班子里的关系处理好一些,把别人的作用也发挥好一些,还是能干大事的。”
  宿青平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也坦承自己“政治上不成熟”,宿称,“如果政治上成熟了,那不就成了一个政客了,那不就完了。”在和记者握手里,宿坐在凳子上纹丝不动。当记者表示一些领导对其不满时,宿很不屑一顾地说“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2002年12月2日,尧都区阳泉沟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30人遇难,宿青平被提拔为区委书记一事被搁置。对于时年43岁的宿青平来说,这已是为数不多的一次提拔机会了。
  “权力的丧失对宿青平影响比较大,此后他便醉心于打造自己的华门广场。”临汾市的一位官员说,“当时市里和区里的好多领导都劝他,但他不听。”
  尧都区政府的一位人士说,在修建华门广场时,宿几乎天天都在工地。
  一位煤老板说,找宿区长签字是非常难的一件事,“除非和他亲近的人,一般人是找不到他的。”
  临汾市人大主任樊纪亨在电话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华门广场虽然耗费巨资,但因没有动用财政的钱,而且尧都区是一级政府,他们管不了。
  著名反腐作家张平向《瞭望东方周刊》澄清说,《国家干部》一书的原型不仅宿青平一个。张平认为,宿修华门并不是为留名,“如果想留名的话,他为何不写书?”在临汾时,记者曾和张平约好见面采访,但当记者专程从临汾赶到太原时,这位著名作家断然拒绝,“如果你就是那篇文章的作者,我更是不接受采访。”
  张平拒绝采访的另一个原因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愿卷入这个漩涡中。”尧都区新一轮的换届在即。张平称,此前不久,他曾带领山西的作家到华门采风。
  11月27日,临汾市政府近日发出通知,要求在12月10日前对尧都区三大饮用水源地周边的重污染企业全部关停,而这些企业均是利税大户。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尧都区不治污而大搞脸蛋工程(华门)。

(小标题)再探华门

  11月28日,记者再次来到华门。已是中午,浓雾中的华门若隐若现。
  购买了50元的门票进入里面,在大门口,有一个巨大的铜书卷,展开的页面上书华门的介绍,落款为宿青平。
  华门大厅有一副巨联落款“尧都仆人”,工作人员称那是宿区长的自称。
  大厅正中央,是一尊“连环九鼎”,导游称是“宿青平区长历时一年亲自设计”,并且获得了英国国际科学中心颁发的“金皇冠奖”奖牌。记者随后在网上搜索发现,中国至少有几十种产品都获得过该中心颁发的“金皇冠奖”,包括一个“丽宫陈皮风味月饼”和一个“5W直插迷你小螺旋节能灯”。在科技部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一个关于英国国际科学中心的举报信,举报信称,这家堂堂“英国国际科学中心”的评奖,由广州的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代理,办一个“金皇冠奖”与证书共需680元。
  在顶楼的“中国第一口四音方钟”前,也有一个介绍称是“尧都区区长宿青平亲自设计”。
  从导游的介绍到华门里的摆设,到处都显现着宿青平个人的痕迹。另据网友举报,称几年前宿青平就公然在尧庙正殿的柱子上自己署名题了一副对联,大家极为反感。记者进入尧庙,果然发现了这副对联。尧庙始建于汉魏时代,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站在华门里,其金碧辉煌的程度的确感觉到这是一个不同凡常的地方。但在华门广场,到处是附近农民修建的简易厕所,周围污渍遍地。据附近的住户介绍,华门广场虽然投资巨大,但没有修厕所,每次搞活动时,上厕所的人只好到附近的农户家里,“要排很长的队。”
  《昔日政治明星为何修建“天安门”》发表后,网易曾做过一个调查,网友总投票3397张,有14%的网友称华门“满足了百姓的精神需求,促进旅游的发展”,76%的网友则认为“这是个浪费钱的形象工程,哗众取宠”。
  一位网友说,想要开发旅游资源,在临汾有尧庙、仙洞沟、姑射山、龙祠泉水等景点可供开发,并且可与襄汾丁村人文化遗址、襄汾陶寺遗址、洪洞大槐树及苏三监狱、广胜寺等景点连片开发。这些人文景点,具有长久的历史渊源,深厚的文化底蕴,完全比那些钢筋水泥堆彻起来的人造景观具有可看性。
  一个奇怪的事情是,记者第二次到华门,再次向打扫卫生的人打听宿区长的办公室时,所有的人均异口同声地说“宿区长在这里没有办公室”。
  当地的一位人士透露说,《昔日政治明星为何修建“天安门”》一文发表后,宿青平组织了山西师范大学的教授到华门参观,并邀请当地的电视台采访,但当有人批判华门时,记者赶快就把话筒拿开。在前一篇报道中,山西师范大学教授周征松曾毫不客气地批判华门是“权贵之门”。
  《瞭望东方周刊》第二次赴临汾采访时得知消息,宿青平去了欧洲考察。当他站在法国的凯旋门下时,这位比凯旋门还高40厘米的华门的总设计师,不知会做何感想。


  宿青平:男,山西省蒲县人,大学文化,1976年3月参加工作,1978年10月入党。现任尧都区委副书记、区长。历任:吕梁山森林经营局干事;山西大学哲学系学生;山西省委组织部综合干部处、研究室主任科员;山西省委组织部研究室副主任;侯马市委副书记;临汾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00年11月后任尧都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

宿青平谈如何树立正确政绩观

    政绩观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着不同的检验标准。在市场经济和现代化进程中执政的政府,要确立正确的政绩观,必须把握三个方面:
  一、必须顺应时代发展和市场需求,注重人民的长远利益,这是一级政府首先要把握的方向和重点。
  人民之所以需要政府,是需要政府比他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带领和帮助他们去做他们看不到、无法做的大事情。这就要求政府在观念和决策上,不能站在人民的后边,而要始终走在人民的前面。
  二、必须关心人民的眼前利益,急人民所急,千方百计维护他们的眼前利益和切身利益。人民利益有时是很具体的、现实的,像衣食住行、子女上学、医疗保健、冬季采暖等。解决了他们的眼前利益、切身问题,群众才会满意。这就告诫政府,我们的政绩还在于要解决好这些“小事”,如果只追求干大事,而忽略了这些小事,就会脱离群众。因为在群众利益上,只有长远和眼前之分,并没有大小之别。
  三、必须坚持高质量、高效益,使每一件事都能经受住科学和时间的检验。政府为人民服务是要让人民得实惠,向人民负责,这就必须在涉及人民利益的每件事上做出质量,做出效益,牢牢把握所做的每一件事的最终结果。如果有些事费劲辛苦做了,最终质量不高、效益不好,甚至造成损失,即便该做,也是劳民伤财。 (据2004年2月18日《山西日报》)

 

采访手记:
从吕日周到宿青平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

  站在金碧辉煌的华门里面,在这个到处标注着宿青平个人印迹的钢筋水泥制品里,在这个需要50元钱门票才能进入的“权贵之门”中,已很难找到亲民的影子。从倾力关心环卫工人到大修华门广场,是什么造就了这种转变?
  这是不是一个改革者的妥协或者气馁?
  再次采访宿青平的愿望被断然回绝。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昔日政治明星为何修建“天安门”》一文发表后,宿再次处在了非议的漩涡之中。但是从记者以及本刊的角度来讲,我们只是想尽可能客观地还原事实,并不是和某个人过意不去。
  所以,便有了第二篇关于宿的报道。我们力图再一次还原宿青平的为官经历,以让我们能从一个政治明星的官场史来了解和会诊中国的政治改革。
  就像当初采访吕日周一样,对宿青平为官经历的还原,也让记者陷入两种截然对立的情绪之中:好官,庸官?庸官,好官?采访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
  即使同一件事情也会有不同的解释:吕日周骑自行车下乡,有人认为是作秀,有人认为是为了调研方便以及了解更为真实的民间情况;宿青平关心环卫工人,有人认为是亲民,有人则认为是捞政治资本。
  两种截然不同的解释似乎都有着合理的地方。
  当吕日周离开长治后,他“传媒治市”的愿望也便宣告终结;当宿青平离开侯马时,那尊环卫工人的塑像被扔到了墙角,落满灰尘和枯叶。
  我们究竟该如何评价这种“个性化”的施政方式?如果真的有值得认可的地方,又该用什么来延续和巩固?
  对于华门广场修建的天下第一华表,宿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华表最先始于尧舜时代,尧庙就在临汾,而此前的天下第一华表在大连,所以他们要争回这个第一。“天下第一”是争回来了,但华表的功能却被遗忘了。史料称,华表又称“谤木”,最初这种“谤木”多竖立在交通要道,供人们写谏言,评论时政。
  独断与不听劝告被公认是宿最大的毛病,这种毛病不仅让宿青平成了众人皆夸的“环卫公仆”,也让他顶着压力修了一座非议极大的华门。
  如果不独断的话,宿是否就成了一个即无功也无过的官员?是否会淹死在官场的潜规则之中?
    吕日周在任时开工修建的占地500余亩投资1亿多元的南广场,在其离开长治后被立即叫停。耗资7000万元的华门广场是建起来了,宿青平是“为民造福”还是“为已留名”,或许正好宿本人说的那样,“历史会证明一切。”
  对于地方党政领导来说,如何约束和界定他执政的权力边界?其政绩又应该以什么标准考量?什么样的发展观更符合民众利益和长远利益?
  “你只有杜绝了当官的欲望,你才能当好一个官。”这是宿青平从官几十年的心得。结合宿青平的吏史重新咂嚼这句话,意味深长。侯马落选被认为是对宿青平最大的打击,被百姓认为是“好官”的宿青平却升迁无望。
  在审视和批判华门的时候,我们也应该审视我们的官员考核机制和人才观。
  宿青平,留给大家的绝不应该是一座世界第一高的华门,对于这个中国官场群体中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物来说,对其官场生涯的解剖和分析,这,应该是比修一座伟大的华门更为伟大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26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