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留守陕北的北京知青》采访手记  

2006-10-25 13:2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乎是流着眼泪进行这一次的采访。
  在原告的预想中,我并没有想到他们的生活会如此地充满悲情,至少,在物质上不会如此。在我的印象以及我所接受的教育中,知识就是财富。我想,知识青年,至少也是一个在生活上较为优越的群体。对于我这个文革后的人来说,我的理解仅限于此。
  我惊诧于他们竟然是这个社会的边缘和弱势。锅炉工,看大门,清洁工,这是大多数人的工作。
  采访高玉珍是提前有所预约的。一个朋友去看了她,那时她躺在床上,已到了肝癌晚期。朋友说,你早点去吧,去晚了说不定见不到她了。
  我是第二天就赶到延安市黄陵县的。我首先联系到知青陈志,我问陈志他在哪里。他说他在高玉珍家里。
  他接着说,高玉珍在早上6点钟走了。
  我拿着电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黄陵县城买了一个花圈,去了高玉珍的家里。高玉珍家里有前来送葬的6位知青。他们被作为高玉珍的娘家人,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
  这位从北京来插队的刚烈女子,从此将长眠于此。
  无法写入正式发表的文章的是,这些知青们都觉得,当所有的激情不再的时候,他们恍然大悟,那场“到农村去大有做为”的号召,是一场骗局。不过,他们说,曾有境外媒体采访他们对这次上山下乡的看法,他们没有说半句坏话。他们说,他们不想再重新评判那位伟人。
  曾经在缅甸金三角采访过几位知青。他们的命运或许更为悲惨。甚至在我的文章中,他们并不希望表现他们对于中国过多的怀念。因为这会让他所在的武装组织头目觉得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甚至可能会给他们招来杀身之祸。
  在采访留守陕北的北京知青时,有一个难以理解的事情是,几乎绝大部分工作比较好的北京知青均婉拒了我的采访。他们是否也在担心,这样的身份会让他们成为当地的异类。
  
 
  评论这张
 
阅读(6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