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采访路上的一次意外  

2006-09-10 23:0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山西临汾的一家宾馆里,一口气写完官煤勾结的稿子,发给编辑,已是下午5点半。查列车时刻表,刚好6点多有一趟途经的火车开往西安,西安有一个新的采访立刻要去做。马上打电话到前台,赶在6点宾馆收全价房费前退了房。
  做记者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马不停蹄。幸好有一本记者证,可以直接上车补卧铺,不用去排比火车还长的购票队伍。
  没想到,记者证这次却没有管用。先是在进站的时候,检票员称没有车票一律不能进,争辩了好一阵,眼看着火车就要离站了,在一位貌似检票员领导的默许下,终于被放行。身后,好多背着行李的民工被挡在站外。
  进了站,发现站台上秩序竟然出其地好,在乘警的安排下,大家都是排着队上车。在旁人的议论中,才知今天有上级领导来随车检查工作。果然,在软卧车厢的入口,看到几个领导模样的人在大批乘务人员的簇拥下上了车。
  拿着记者证上了车,根据以往的经验,在补票车厢排队是根本补不到卧铺的,便直接去找列车长签字。没想到的是,被列车长一口回绝,没有票。我问能不能让我在餐车坐一坐,也被断然拒绝。能看出来,列车长是一个新列车长,很年轻,不知道是因为工作太紧张还是有领导来检查,额头上满是汗水。
  随后,我被赶到了餐车和硬座车厢的连接处。在这里,站满了补票未遂的人。随车检查的领导坐在餐车里翻看着各种记录,那位年轻的列车长也为此来来去去。
  因为要上厕所,我去了硬座车厢。在那里,我看到了从没看到的一幕:车厢里挤满了人,好多人甚至是叠加在一起,有人铺张报纸,就躺在座位底下,虽然已是初冬,但好多人因为太热而光着膀子。臭脚味弥漫整个车厢,呼噜声此起彼伏。
  以前出差都是直接上卧铺车厢,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像。
  站在我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告诉我,厕所在车厢的另一头,根本没办法挤过去。这位中年男子随后说,这辆车往返成都和太原,长年都是这样,都是到山西打工的人。
  这位中年男子也在山西的一个煤矿打工,因为前两天当地的一个煤矿发生了一起特大事故,所有的煤矿全部停产整顿。中年男子很风趣,说这叫一人得病全家吃药,但有些有后台的煤矿就不会停。这位男子说,他家里有两个学生,他不得不到“黑口子”打工,虽然生命没有保证,但每月可以挣三四千块。
  因为我刚好采访了官煤勾结的事,便和他聊起来。他说,他所在的煤矿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手续的“黑口子”,后台是当地的一个大领导,一来检查的就会有人通知他们,井口出的煤也会用土立即盖上。他说,在他们那里,几乎所有的煤矿都存在着官煤勾结,除过他们矿工挣的是血汗钱之外,其它的人挣的钱比煤还黑。
  说到最后,那位中年男子说,这些黑煤矿最害怕的是记者,但现在的记者好多都不了解下面的真实情况,要说煤矿的事,我们矿工是最有发言权的,但记者从来不采访我们。
  那一刻,我的脸有些微微发烫。
  不知不觉,火车已到了西安站。随车检查的领导一直没见到硬座车厢来。
  下车的时候,我感觉贴胸装着的记者证似乎有些累赘。当我们拥有或者享受着特权的时候,我们离真相和百姓也就越来越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169)|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