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春龙的博客

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日志

 
 
关于我

曾经是记者,现在做公益。我的邮箱:suncllw@163.com 捐助请联系:400-998-0815

网易考拉推荐

王旭明同学,下课了  

2006-12-25 23:38:58|  分类: 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王旭明同学再次受到新闻媒体的关注。但看了网站的直播,我对这位同学的表现再次感到失望。诚然,作为一名广受关注及责难的部门发言人,是不好做,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发布会之前,王旭明同学先给大家放了一段短片,《架起金桥——前进中的中国教育新闻宣传事业》。真让人感到莫名其妙,总感觉这是在洗脑。
  短片放完后,王旭明同学说,“感谢大家如约来参加、关注教育部的新闻发布会,打一个比较有情感的比喻吧,就像夏天里面美丽的蝴蝶,又像严冬里面洁白的雪花,随季节准时地来到人间。”看完这句话,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这个比喻太蹩脚了吧,作为记者出身,作为叫兽愚人的部门的发言人,竟然这么的水平,越看越像小学生作文。
  蹩脚之后,王旭明同学开始“教育”人了,
  “我在这里给各位准备评论年度重大教育新闻事件的同志提个醒。今年最具有震撼力的教育新闻,有几个大事件不能不考虑,一个是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我国的教育事业,
  “第二个方面,在普及和巩固义务教育方面有令人振奋的进展,
  “第三个方面,为了职业教育持续快速发展也不可不提。
  “第四个方面,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我们开过很多次新闻发布会了,
  “第五个方面,我们国家在2006年努力地完善一整套资助困难学生的政策体系,以大学以奖、减、贷、助、免为核心资助困难学生的体系日益健全,并且发展态势良好。”
  但我作为一名记者来看,以上五个方面,全是一些日常工作,没有一个可以列入“今年最具有震撼力的教育新闻”。
  接着,王旭明同学还强调,《中国教育报》报道了兄弟俩养猪赚钱上大学,两个困难学生承包了一个猪场等新闻,还有介绍焦作大学学生李正立的文章,他也是一个穷苦的大学生,不是向国家伸手,而是靠自己的劳动,靠自己的奋斗,获得学习的机会,“我觉得非常令人振奋和感动。”
  的确,我也是从苦日子里过来的人,是靠自己的努力,“不是向国家伸手”,但是,我不是不想向国家伸手呀,是国家不给我呀。作为一位堂堂的教育部官员,王旭明同学竟然“令人振奋和感动”地把这事作为典型来说,他应该令人脸红才对。就如同一个性无能者的妻子向别人炫耀“不是和老公睡觉”一样。
  根据以往的新闻发布会,王旭明同学是很少表扬媒体的,通常只是称媒体的某篇报道失实,但这次却表扬了新华社两位记者写的两篇长篇报道,《2006年中国教育进一步迈向公平——足音轻细而坚定》,《教育的2006年——发展和希望暖人心》。
  “我觉得记者的视角和宏观的视野都足以令人敬佩。”我也真敬佩王旭明同学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
  在后面的记者提问中,我更见识了王旭明同学的水平。《中国税务报》一位记者问,最近有媒体评论说当前高等院校的学费偏高,有一位知名大学的校长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知道教育部对此如何评价?当前高校是否存在收取费用过高的现象?
  王旭明同学回答了近百字,为了不占用博客的空间,我就不在这里一一列出了,但没有一句是针对这个问题的正面回答。
  我不得不承认王旭明同学练就了一个很利害的嘴皮子,回答提问随口而出,不打绊子也不会说错话,但总觉得是废话。
  对于王旭明同学来说,最经典也最拿手的就是教育成功论了,这次新闻发布会也再次被提到,针对记者的质疑,王旭明同学说,“如果客观公正地看待一个问题的话,我觉得把中国教育改革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去看,那会很自然得出中国教育改革是成功的结论。中国教育在解放初期的时候,我们的小学入学率才有20%,我们的初中入学率才10%多,大学生才有一万多人,……中国的教育走到今天,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中国教育改革得成功吗。”
  “我这儿还有一个数字,我们和印度的比较,印度是世界上9个人口发展大国之一,印度1998年的大学生是我们的两倍,我们现在是印度的两倍……”
  如果放在历史的长河中,我想,任何事情都是成功的。
  王旭明同学另一个用来证明教育是成功的是大学生数量的快速增长。对于这个,我只想说一个字:我靠。
  王旭明同学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有的地方就比别人强,比如说假话的能力。
  有记者问,北师大推出一个“才女”,叫吴莹莹,后来有很多网友有质疑,觉得北师大造假,北师大没有任何回应,教育部是什么态度?
  王旭明同学称,“基本情况是属实的。”属实的原因,是“我向北京师范大学做了了解”。靠,这不是问一个小偷“你偷人了没有”呀。我在2004年曾报道过西安音乐学院乱收费3亿元的问题,后来教育部向西安音乐学院了解此事,说是没有乱收费,后来就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向宣宣告状,说我报道失实。而我手里就有该校乱收费的证据呀,但从来没有人向我了解情况。
  最后,王旭明同学在告别辞中说,“今天是圣诞节,我们不过这个节,但是我们元旦就要到了,新的一年就要到了,我们可能有一点悲哀,我们都老了一岁,但是我们又成熟了一岁,明年我们的新闻发布工作将和大家一起给大家更多的信息。还要特别说一句,12月28日,就是本周四的晚上7点半,为了感谢中央和首都教育新闻界对我们教育工作的大力支持,我们在北京的金色大厅(首都音乐厅)举办一场中国交响乐团专场音乐会,为大家献上一份新年的祝福,谢谢大家,我们新年再见!”
  “今天是圣诞节,我们不过这个节。”不知道王旭明同学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新的一年就要到了,我们可能有一点悲哀。”这又是什么意思,我想,对于在座的那些记者来说,并没有多少人会感到悲哀的,悲哀的只有离下课越来越近的王旭明同学。
  不过,我也会有一丝悲哀的,因为我知道,对于我这个写过《西安音乐学院收费黑洞近3亿元》《大学排行榜滥局》《全国数所高校涉嫌贩卖文凭丑闻》等多个教育方面的报道,对中国的教育事业有着卓越贡献的记者,是无缘参加在北京的金色大厅举办的中国交响乐团专场音乐会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